jk彩票

                                                    jk彩票

                                                    来源:jk彩票
                                                    发稿时间:2020-06-02 07:13:11

                                                    连日来,英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也出现示威集会,抗议非裔在美国遭遇不公对待。一些欧洲媒体和学者也对美国黑人地位问题做出深度分析。德国埃尔福特大学北美史专家马楚卡特在接受瑞士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尽管美国有所谓的黑人中产阶级,但黑人在美国的社会体系中仍处于劣势,能享受的社会资源也很少,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黑人死亡率远高于其人口比例也证明了这一点。英国《卫报》认为,“纵观美国历史,非裔美国人几乎总是最有可能受到各种危机的负面冲击,如今被抛弃的美国黑人正为各州取消防疫封城令付出代价”,以黑人为主的美国各县已占到全美所有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的一半以上,以及所有死亡病例的近60%。

                                                    1870年美国男性黑人开始有投票权,种族隔离制度上世纪50年代被取消,每年1月的“马丁·路德·金日”成为美国联邦法定假日……不夸张地说,美国黑人风起云涌的平权斗争,极大的提高了包括亚裔在内的少数族裔的社会地位。平权运动以来,美国人心中默念“政治正确”,没人敢在公开场合对黑人说三道四。但黑人政治地位提高只是假象,他们的受教育水平、经济地位和高犯罪率一直是美国社会难以改变的棘手问题。在美国,再自由派的白人也懂得“不应搬到黑人聚集区住”,一些家长也不鼓励孩子和黑人成家。有些白人在公开场合不提种族问题,但私下里却敢“吐露心声”。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后,一些白人家庭开始检查枪支,清点弹药,有的直言是“为防止黑人暴乱”。有美国人说,黑人上街抗议是因为平时的政治诉求没有被倾听,但往往他们又在示威时难以控制情绪,制造暴力冲突。有美国人和《环球时报》记者提到,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灾害发生后,以黑人为主的新奥尔良市发生骚乱,最终小布什政府派出上千名警察赴灾区维持治安任务。

                                                    “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1963年,在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中,马丁·路德·金自问自答:“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他同时强调:“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显然,“膝盖锁喉”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白人警察和在各地示威抗议中纵火、抢劫的黑人都会让马丁·路德·金大失所望。

                                                    教育上的不平等,带来的是就业及薪酬上的不平等。在美国,普通黑人多从事低层服务业。有数据显示,美国黑人的工资是同级白人工资的65%,白领中黑人男子和黑人女子分别只是白人的1/3和1/6。在美国被监禁人员中,黑人男子占37%,死囚中35%是黑人。曾有一个被白人挤掉工作的黑人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当今的美国,生下来是黑人基本上就已经是一种判决,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死刑’判决。”在美国,专门有个词“黑跑”,就是说黑人跑步锻炼接近其他人时,经常会被对方当作劫匪。今年2月23日,25岁的黑人青年阿贝里在佐治亚州格林县一个社区街道上慢跑锻炼时,被白人父子开皮卡追逐并开三枪射杀。两人辩称当时怀疑阿贝里是入室盗窃的窃贼。直到5月初,他们才被警方逮捕入狱。

                                                    “我们对新冠病毒感染严重程度、新冠肺炎的患病表现还在继续了解,”Brigham and Women’s医院传染病医生、哈佛医学院副教授、医学博士Francisco Marty表示,“这些研究结果为瑞德西韦提供了更多令人鼓舞的数据,表明如果我们能在患者染病的过程中尽早干预,进行5天的疗程,我们就能显著改善这些患者的临床疗效。

                                                    (伊利诺伊州州长J·B·普利茨克 资料图)

                                                    美国泛非运动创始人、非裔社会活动家杜波伊斯(后迁居加纳)曾在其《黑人的灵魂》一书中预言:“20世纪的问题是种族歧视下的肤色界线问题。”早在1899年,31岁的杜波伊斯就描述过美国黑人的健康状态:“在费城最不卫生的地方和最破烂的房子内,黑人仅能享受最低程度的医疗。”英国《经济学人》5月28日刊文说:现代医学改变了所有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但杜波伊斯描述的那种悬殊状况依然存在,黑人仍是美国最贫穷、住房条件最差且最不健康的群体,哮喘、糖尿病、高血压、癌症和肥胖等疾病高发。1899年,黑人婴儿死亡率几乎为白人的2倍,如今是2.2倍。文章认为,尽管有许多原因导致黑人容易患病,但解决方案可能必须先从改善黑人医疗条件做起。自废除奴隶制以来,美国曾为此进行过3次重大努力,但都因面临来自白人的强烈反对而在不同程度上无果而终。最近一次努力是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但该法案引发白人的“暴怒”,他们认为“自己缴纳的税金被黑人浪费”。现在,一些人希望此次疫情能带来美国第四次改善黑人医疗健康状况的努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种族主义、社会正义与健康中心主任钱德拉·福特教授说,这场疫情暴露出美国医疗和劳工体系中现存的种族不公现象:黑人缺乏医保的可能性两倍于白人,而且更有可能生活在医疗服务薄弱的地区。【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就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引发的抗议示威发表全国电视讲话。特朗普在讲话中称,将援引1807年的《叛乱法案》动员全国各地的军队,以“迅速解决问题”。对此,伊利诺伊州州长1日表示,他拒绝接受“动员军队”这一要求。

                                                    “生下来是黑人,已是一纸判决书”

                                                    奥巴马成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后,很少有人会说美国黑人的社会地位已彻底改变,相反,很多人会提及“奥巴马从小跟着白人母亲,在白人社群长大,本身是离黑人社群很远的混血黑人”。记者在美国认识几个混血黑人,他们通常对白人或亚裔父母一方更认同,认为这一方对他们的生活更有影响。有个黑人混血男孩的妈妈是泰国人,记者看他在社交媒体上发的都是和母亲家族的人合影,没有一张与黑人父亲的合照。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